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赵卡 http://ok135.poemlife.com/?4570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榫卯或阉割:解结构式的器官叙事

热度 1已有 603 次阅读2017-8-15 11:37 |个人分类:批评|系统分类:随笔

                                        

                                                                        ——马拉的《东柯三录》

 

   像诺迪耶说萨德那样,“是做出了这样一种可怕的冒犯,以至于我们甚至无法安全地描述它。”在当代中国,像马拉这种自恋又自负(其实是萨德式野心)的作家委实不少,关键得拿出真家伙来显摆,否则,被别人黑出翔来是分分钟的事;在小说的江湖中,马拉称得上个中高手,我和他见过一面,他的长相怀旧,言谈却是未来主义式风格,我刚读完他的小说——比如《东柯三录》——有种追忆古怪恶趣味混搭气息。

  那就说说《东柯三录》吧。一个小镇,地主,几房姨太太,当然是恋物症式的典型配置。这样一来,小说就不好写了,因为地主和几房姨太太也是别人的防御性配置,比如赛珍珠,比如苏童。马拉的故事使人感觉特别惊悚重口的地方在于,不是六房姨太太满足不了地主鹿维延的欲望也不是鹿维延的激进的性冷淡姿态,而是,他有一个见不得人的秘密——插豆腐房里的母驴。这下不止那位处子身的六姨太,即使读小说的读者(比如我)一下子也被鹿维延的有悖常情吓得措目不及,这厮的性变态以性格破裂的形式表现于/畜的权力上,对人,他使用精致的木头阳具,对驴,他获得了某种心理性的拯救;这种人格的分裂表象,被马拉戏剧性的锁定于性欲轴线的男性欲望遭到了严重的挫败

  如果让我讲一堂小说课,我会拿马拉的《东柯三录》做入门级的现成教学案例。不过,绝不从地主发家史讲起,也不讲妻妾成群,那是赛珍珠和苏童们的小说配称,就讲器官的榫卯结构榫头卯眼”,凸出/凹入性交隐喻是马拉器官叙事的起点,否则他就不会设计鹿维延的木匠手艺了;也就是说,如果我讲马拉这部小说课,我首先会告诉听课的人们,有了鹿维延的木匠身份,马拉才能将隐喻自然主义结合起来器与道榫卯结构之间,他发现了人性中被阉割但也被怜悯的那部分。

  姓鹿这个让人觉得怪诞的家族,有病但无药对症。到了鹿庭衣这一代,已经丧失了怀疑主义精神和悲观主义情绪,在这两者之间只是一个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知识分子的苟活,而且活得像一个秘密。这个秘密的幽灵到了鹿辰光这儿,就有些俏皮了,鹿辰光拿这个秘密和很多好奇之士交换了很多实惠的东西,不过是个洞,包括像鹿辰光的朋友张国民都很失望。

  鹿辰光的章节是马拉写的最丰满的部分,因为他写到了爱情,而鹿维延和鹿庭衣是没有爱情的,写爱情,马拉有一种病态诡异的能力在器官叙事上,他以爱情为架构直线时间观让我们看到了鹿氏家族性压抑病延宕鹿辰光仿佛家族追忆结构里的一个被嘲弄遗民他祖上鹿维延拥有六房姨太太,他父亲鹿庭衣只有一个老婆,到了他鹿辰光这里,一个都没有了。

  榫卯阉割马拉的解结构式的器官叙事某种程度上像一种幻述”,尤其到了鹿辰光的部分——他的透视幻术几乎是异文修辞,对他自身的荒诞现实的表述仿佛为青春招魂在实际层面上,可视大量运用繁复奇崛的细节为寓言化投射,(马拉的缺陷也在于此,为什么没写到那么好?自己应该回过头来问问自己,巴特指的传统小说家的光滑的文字之墙大概就是这样。徒劳地寻找爱情他写的是一个很孤独的怀旧之人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写的是一个很孤独的有病却无辜的家族小史

 2017-8-15呼和浩特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菊庵匪石之 2017-8-19 21:28
好文章 就像那百性图 般好
回复 赵卡 2017-8-19 22:47
菊庵匪石之: 好文章 就像那百性图 般好
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9:55 , Processed in 0.04842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