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勿的个人空间 http://ok135.poemlife.com/?1688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家庭生活》

热度 1已有 539 次阅读2017-6-17 15:17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诗歌| 睡美人, 家庭生活, 哲学家, 家具

《家庭生活》
  
房间里堆积着散发霉味的家具
哲学家在酗酒
床上躺着伟大的睡眠主义者
哲学家是孩子他爸
孩子他妈是睡美人
他妈的睡美人
 
 
《空心菜》
  
在乡下,我是空心菜爱好者
所有的土地都种上空心菜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我就是个空心菜爱好者而已
 
 
 
《寻花问柳》
  
当然,在这个季节我们可以寻花问柳。
生活有时不怀好意
美好的事物往往被曲解
就像寻花问柳。
但是有一点必须申明:
寻花问柳之后
你不能就说我们一无所获
 
 
《合 欢》
  
在我还活着的时期
大约还有一些时间可以用来
与你一起享用
  
你可以是蛇、蒺藜、狐狸或者山鬼
无非是一些化身
我不计较粘上你我会遍体鳞伤
或者会短命
我不计较
  
 
 
《神 仙》
 
以前,沿正确的路线下山
是可以遇到神仙的
神仙很小长着光秃秃的脑袋
眼睛只有绿豆大
尚无生殖器官
 
今年大雪封山
我囤积了部分草粮
神仙在我的喂养之下逐渐发育
她生出毛发
 
她有时踏雪无痕
有时却在雪地留下斑斑血迹
在她的排卵期
通体散发着这个世界无法抵御的气息
 
 
 
《渔 夫》
 
每天晚上,我都要从海里捕出一些鱼
第二天一早拿到集市上出售
卖掉它们,是我最终的目的
 
我是一个有腥味的人,不被人喜欢
海风使我粗糙,乖戾。我常常胸怀歹意
我的鱼被买光,我没有任何对于买主的感激
 
我撒网的一瞬间,茫茫大海也是网
我卖掉所有的鱼之后,我也是鱼
每天的早上和晚上,被生活卖来卖去
 
 
 
《入 定》

1
很多年前
我订制一副棺材
最好的木匠
选用了最好的木材
 
2
又很多年前
我是一个木匠
专为别人打制
精美的棺材
 
3
不久以前我是个死人
在阴森的树林里伐木
 
 
《灰 烬》
 
 
我不会跟你分享
你那被装饰的木器
 
我是一个纵火犯
喜欢事情的结局
 
 
《大 海》
 
贝壳的源产地
还有海藻
迷人的珊瑚岛
有关美人鱼的
多种版本的传说
安静或狂躁的表面
隐藏着无数秘密的深处……
这些对大海的描述
源于我对大海的渴望
我根本就没见到过大海
 
 
《自 闭》
 
自闭者靠着墙
因为他喜欢
 
他对面,站着的另一个
生死不明,却目光炯炯
 
 
谁在谁的对面
谁谁生死与共
 
 
《英 雄》
 
 
风不是风
雨不是雨
 
英雄不是英雄
美人还是美人
 
拈花一笑,花喊疼
拔剑四顾,美人喊:疼
 
风雨过后,英雄末路
花落无声
 
 
《玉 碎》
 
 
玉碎于床,瓦全于床下
时辰尚早,无需掌灯
 
你有一朝一夕的寂寞
我知晓
 
你有一生一世的迷惑
我知晓
 
莫问吉凶
莫问吉凶
 
 
 
《尘 缘》
 
 
这残花与烈酒
一生漫长,几经周折
 
这红粉与沙砾
一时快意,一时难耐
 
这山山水水
这枝枝桠桠
 
这风月,这鸟兽,这乱世,这怅惘
这缠绵,这割舍,这天地,这因果
 
 
红尘宿命
尘缘未了
 
 
《淫火虫》
 
 
在寂寞的晚上
我是一只淫火虫
我飞呀飞飞飞飞飞飞飞飞飞飞
飞到寂寞的天堂
 
 
《太平鸟》
 
 
有谁见到过一只
太平鸟
就是那只
太太平平死掉的鸟
噗的一声
落在我脚边
 
 
《调 整》
 
他不断地调整
在床上的姿势
她为了调整
他在床上的姿势
也在调整自己的姿势
经过一番调整
他们在床上的姿势
已经不需要调整了
 
 
 
《演 技》
 
我只要杀死一盆水
就会有一千条虫子
腐烂,变成一千朵
血红血红的花
盛开在午夜
那时我就会杀死
另一盆水
数不清的虫子心怀仇恨
它们将在早上五点之前
醒来……聚集在闹钟里
从梦中把一个悲剧演员的脸
钉在对面黑暗的墙上……
刚好有一盆水,也泼在那里
湿迹斑斑
 
 
 
《囚》
 
绝望的鱼
在上岸
它们厌倦了水
 
它们厌倦了水
水的周围全是水
它们只有上岸
 
 
《觫》
 
你已经习惯了
那些没有脸的人
他们在凌晨的小树林里
练习着阴阳剑法
还有一些人在笑
没有脸的人怎么会笑
没有脸的人死了
是死人在笑
 
 
《做梦去吧》
 
 
一块石头
它在吸收着女妖
裆下淋漓的血
 
不知过了多少年
那块石头上
刻满经文
 
但这不是真的
 
途经大地的乞丐
布道者、巫医、杀人犯和诗人
你们
做梦去吧
 
 
 
《刀客客栈》
 
我的兄弟
开了一家刀客客栈
供过往的刀客
留宿或者
避难
 
也有的刀客
并非留宿者
也并非避难者
他们长期住在客栈里
还养着女人
 
我的兄弟说
即便是这样
刀客客栈
还是应该叫刀客客栈
 
 
《想 念》
 
三天前我买到一个女人
在我就要爱上她的时候
她对我举起了刀子
 
离开她已经三天了
我想念她
 
 
《江山美人如画》
 
从小,雁就跟着我
翻山越岭
餐风露宿
奔波
打猎
我打死的兔子
她负责剥皮
 
冬天到了
雪花飘了
雁把一张张兔皮
缝制成袄
我披一件
她披一件
 
我们在屋子里
把火生得很旺
火苗窜动着
一个个冬天
过去了
 
 
《墙上的另一块砖》
 
为了使一面墙
更像一面墙
泥瓦匠把自己弄的
更像是泥瓦匠
他们身上布满泥巴
我发给他们
一人一支烟
 
我说兄弟们
使这面墙
像一面真正的墙
就全靠你们了
 
砖与砖
被泥瓦匠用泥
粘在一起
一面墙正在成为一面
真正的墙
这些勤劳的泥瓦匠
让我有了安全感
 
我只要在他们
完工的时候
抽出其中的一块砖
让这块砖
陪我去堵
墙上面它留下的洞
 

 
《妖 人》
 
 
鹿和马
都在跑
妖人紧随其后
跑啊跑啊
 
天空阴云密布
风骤起
妖人口中
念念有词
直到他追上
跑在后面的马
然后骑着马
追前面的鹿
 
 
《剧 场》
 
冬天里大家围着火炉
有说有笑
火炉里的火苗
是红绸子做的
在底下用风吹起来
红绸子飘舞
映红了大家的脸
 
这是一场
拍了很多遍的戏
预计明天春天的时候
就可以上演啦
 
《小妇人》
 
去找小妇人,她在
七楼,靠东面的房间
门朝西,门铃在
右上方,揿上去,停留数秒
隐约可以听到
布底拖鞋,由里而外
由远而近,由模糊而清晰
 
小妇人开了门
披散着长长的头发
睡裙上的皱褶
来自于慵懒的床
她微微一笑
便闪身,放我进去
随后门
轻轻的阖上
啪嗒
 
 
《小河边》
 
小河边,树枝轻轻摇曳,秋虫啾啾之声
宛然梦境。皓月当空是肯定的
娇媚的喘息声源自一女子,我肯定没有喝醉
是一女子,她的喘息声还有皓月当空。
这个场景如果是在若干年前,那时
我还不懂得饮酒,不懂得醉酒后会把自己
当成李白。而此时醉酒的并不是我
我只是头有些晕,目光有些迷离,河水清澈
泛起的涟漪令洒在水面的月光支离破碎
我的耳朵肯定听到了,娇媚的喘息声出自
河水之下,也许是梦境,也许不是
 
 
《鬼》
 
鬼在夜里吃东西
淅淅簌簌
老鼠喜欢她的花生
就轻轻地扯了一下
她的裙子
 
 
《雪 莲》
 
含着泪
我说出雪莲
在静静的夜里
突然醒来的一刹那
我说出雪莲
声音很小
像她已经脆弱的
花瓣
   
 
《青蛇丫环》
 
我多想,回到家里的时候
喝到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但不行了
在冬天,我的蛇睡了,她保持着以往的体温
 
我的宅子就在你脚下,浅浅的泥里
春天之前,请你脚步轻些
我的丫环,蛇,她梦到的云和雾,在她腹部以下的部位
轻轻的缭绕,每次我回来,都会向她要茶喝
 
在你路过的时候,不要惊动,我也
不会去惊动她,她的睡眠
 
使我理解了等待,我也希望你回到
我的身边,明年的时候,我会垒上一寸土
把家搬到,朝阳的斜坡上
 
 
《流 星》
 
乌有之乡
流星划过乌有的夜空
村子睡了,女孩
你将成为妈妈
 
这样的夜晚多么温馨
女孩,你将成为妈妈的时刻
流星划过乌有的夜空
 
 
 
《向 下》
 
我怀念那些儿童
他们的玩具
是他们死去时的随葬品
也许埋得并不深
一只布艺娃娃
粉红色的塑料手
从浅浅的土里
拱出来
 
 
《画 皮》
 
我是这张画里的人
画我的人现在死了
 
我死的时候这张画还没画完
画我的人画完这张画就死了
 
 
 《渔 夫》
 
每天晚上,我都要从海里捕出一些鱼
第二天一早拿到集市上出售
卖掉它们,是我最终的目的
 
我是一个有腥味的人,不被人喜欢
海风使我粗糙,乖戾。我常常胸怀歹意
我的鱼被买光,我没有任何对于买主的感激
 
我撒网的一瞬间,茫茫大海也是网
我卖掉所有的鱼之后,我也是鱼
每天的早上和晚上,被生活卖来卖去

 
《破 绽》
 
九尾狐出哑谜
让我猜,她撩起裙裾
 
我并没看到
九条尾巴
 
我看到的是我不能说的
 
 
《人面兽心》
 
 
惴惴不安的人
每天照一次镜子
 
噗!噗!噗!是他的心跳
过了紧张期,就到了缓和期
后来到了适应期
 
他与镜中人
都生活在
彼此的仇视中
 
 
《鬼 影》
 
我向一堵墙
泼了一盆水
 
他完全可以不开枪的
但他开了
哗的一声
 
我紧贴着墙
一开始是站着
后来像水一样
沿着墙
缓缓地流淌到地面上
 
这就像梦里发生的
其实我手里并没有抢
 
我只是向一堵墙
泼了一盆水而已
 
《空 心》
 
妈妈,你说我没心
在童年,我只是一个圆
沿着那些痛苦的生活
滚来滚去
 
后来我还是没心
我还是一个圆
沿着依然痛苦的生活
依然滚来滚去
 
将来我必定没心
必定是一个圆
妈妈,原谅这个世界吧
生活必定痛苦
我必定滚来滚去
 
 
《种 子》
 
妹妹,你带来了种子,我收下。
妹妹,你好可爱,带来了种子。
我收下。我只拥有一小片土地,就像
我躺下去那么大。
 
拥有,我躺下去那么大一片土地,
我就知足了。妹妹,种下你的种子,我
就知足了。世界,离我很远,生活很痛苦。
妹妹,你知道吗。
 
 
《水 蛇》
 
多数时间,他都在惶惑
数着水里的回形符号
奇数跟偶数
变来变去
 
他揉揉眼,似乎清醒了一些
离开浴室
 
他想回到自己床上
床似乎离他很远,又不远
 
他掀开床单
都是草
 
《珍 珠》
 
我爱你
闪光的身体
 
或者想只是想占有
 
我挑开另一个
柔软的身体
 
而我的身体坚硬
单调,枯燥
目的性强
 
我们在一起
似乎是不相干的
 
《鼹 鼠》
 
我只想轻轻地说出来:鼹鼠
嘘。轻点,再轻点
鼹鼠,世界的晚上我们打哈欠
伸懒腰
 
舒服的日子并不多见
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安慰
鼹鼠,轻轻地跑过去
再轻轻地跑回来
 
让我们轻轻地相爱
轻到不能再轻地相爱
多么安静,世界的晚上
月光融融,我们甚至被忽略
 
 
《瞳》
 
我将看见,我必看见
一轮明月,流出她的毒素
山水和草木,长发美女和士兵
战争和烈酒,我是奄奄一息的帅
 
我闭上眼睛,听高山流水,草长莺飞
蚱蜢跃上我的身体
敌人节节败退,国家在我身后
被放大
 
 
《螳 螂》
 
若长时间不睡眠,脑子里
会长出螳螂,拿着大砍刀
 
昨晚,我梦见她嫁人
今晚又梦见
她嫁人
 
我脑子里长的是一棵树
枝繁叶茂
 
她最终会嫁给
一个像我一样的
拿着大砍刀的螳螂
 
 
《秘 密》
 
他因为是哑巴,深得主人喜爱
并深得主人的妻子喜爱
 
他因为强悍,深得主人喜爱
更深得主人妻子的喜爱
 
他因为聪明,而不狡猾
憨厚,而不笨拙
 
深得我们这些
保守秘密的人喜爱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6-22 11:14
都喜欢,好像写深了。挺凝练,但不呆板。
回复 2017-6-23 17:04
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6 08:39 , Processed in 0.05193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